恶童今天有稿子了吗

开学之后从低产变成难产,会不定期更新

是对恶魔创×吸血枝的组合
(混血的半人类半恶魔,特性是魅魔)
(纯正的吸血鬼血统)
草稿混更

文手挑战:R15

主题是梦魔

开学前先还债,不过我还是没有搞懂R15和R18的区别

(小声BB:R15和微R18不是划等号的吗)

出了点问题
链接评论见_(:ᗤ」ㄥ)_

七夕节有发粮的规矩的吗?!
我还什么都没有准备(惊恐)
试图拿个草稿混淆过去(更加惊恐)
有人体参考

黑历史合集

文手挑战有个黑历史

(所以)把来老福特之后的狛日/日狛的文整理了一遍

仆役枝一点都不乖巧(1)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685bd5

仆役枝一点都不乖巧(2)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69dd46

仆役枝一点都不乖巧(3)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6b4e43

仆役枝一点都不乖巧(4)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6b4fb4

心理医生×病人枝(1)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6e23a2

心理医生×病人枝(2)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6f96d3

心理医生×病人枝(3)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70e560

心理医生×病人枝(4)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71d463

心理医生×病人枝(5)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7432b6

心理医生×病人枝(6)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7577b5

身患怠惰病的狛枝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810ffe

恶魔创×吸血枝(上)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83c7aa

恶魔创×吸血枝(中)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8d97be

恶魔创×吸血枝(下)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908753 

刀子BE 重归于空荡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938823

狛枝生日特别篇

请求忽略图片_(:ι」∠)_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b74992 

身患绝望症的两人(一丢丢肉)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12bd38dd 

酸葡萄效应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ee794d44

公主创与七个矮枝(上)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eecfec3f

公主创和七个矮枝(下)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ef051819

谎言和拆穿谎言的人(刀子哦)

http://e-tongchaochong.lofter.com/post/1f512213_ef1dbf53


最后想提一下

文手挑战的好友点文

欢迎私戳窗口提供文梗

(目前只有狛日/日狛)


谎言和拆穿谎言的人

又是我!
总是拖着文手挑战的人!
这次把刀子赶出来了!
但是这篇巨短
日常ooc
结局实际上是开放式的,嘛,毕竟是刀,也不可能来个HE
全部OK?
下滑↓


 
 
  “狛枝——”
  “起床了!狛枝!”
  零散的阳光透过窗帘遍布在还抱着被子的狛枝的背上,声音的主人不满的拉开窗帘,让斑点光团扩大成一片橙光以至于他整个人都能清醒点
  “啊……日向君,早”
  这么回应着,床上的人干脆把脸埋进了被子里面
  “再不起来未来机关就要抄家咯”
  床边窸窸窣窣的声音,想必这个勤奋的预备学科已经开始换衣服了
  “日向君好歹换一种说法催我嘛,不如录个音说一遍‘早上好,狛枝,今天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天’怎么样,每天都这样说,不见得哪一次来抄家了”
  狛枝扔掉了手上的被子,换了个方向又把头贴到日向创的后背上,双手揽着他的腰
  “别闹了,快起来,今天早上就有会议要开”
  “你如果按要求录音我就起来”
  知道对方不会拒绝自己这种耍赖一样的请求,带着往常无害的笑容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看他十分不情愿的红着脸说完了,收回了手机心满意足的起身了
 
  “日向君?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可能工作太久了,头有点晕,我休息一下就好”
  抱着歉意的微笑,他靠在休息室的座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而且越来越频繁,从察觉不对劲的时候他就用不同的才能进行检查了,但是不管哪种方法,结果都不尽人意
  神座出流计划,人工希望,人类的身体容器是有界限的,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发生
  如果只是他自己承担这个后果当然没问题,但是……
  他一定不会同意
  想起狛枝为了自己心中偏执的希望献出自己的生命,堵上自己的运气,他就可以猜到自家希望厨知道这个结果会采取什么措施
  十有八九是自杀
  不
  是百分百……
  他对于这个推测出来的结果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哭该笑
  希望他活下去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帮助我”
  “心友!不可以!”
  “一定还有别的方法的!对吧!不管是你还是他”
  “狛枝肯定也不希望你这样做,你怎么可以让他……”
  “不可以选择永久欺骗吗?”
  到底有着历代希望之峰学院学生能力的日向创还是说服了所有人
  “时间不多了,需要做的事我都罗列出来了”
  日向创拿着资料的手有着轻微的颤抖,很快掩盖过去
  “拜托大家了”

  “狛枝,晚安”
  “明天早上见,日向君,你可不会抛下我吧”
带着开玩笑的语气回应
  “嗯”
  对不起
  “你可是我的希望啊,日向君”
  听起来是挽留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回头只看到狛枝酣睡的模样
 
  狛枝被送进了当初的新世界程序,用来抹消掉和日向创的有关记忆
  “有关在程序内的记忆改成我是叛徒之一就可以了,把我的数据设定成损坏,无法恢复,和七海一样程序而已,如果问起来为什么有这个人物就说是备用好了,关于盾子说过的人工希望计划消除掉吧”
  “他的手机刷机就可以了,重返出厂模式”
  “无意间提起我的名字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尽量不提,我不希望他回想起来,虽然概率不大”
  ……
一条又一条,清清楚楚写了出来,无懈可击的计划,日向创理性的清除自己存在的痕迹,冷血又理性,只有熟知的人才能明白如此细致的处理只是为了狛枝能在余下的生活安然无恙平静的度过
  他们两个都过于深爱对方,才会如此不择手段,都如此偏执
  一切进行的很顺利

  “推测出来我有很大可能身体会加速衰老,身体机能会极速衰弱,可能几分钟内就会死亡,最好的结果我也会丧失记忆和情感,总而言之。会变成一台无人使用的电脑”
  总有无所不知的大脑,其余地方报废
  代价会不会太大了
  日向创跟七海的程序进行最后的告别,只身一人离开了未来机关,没有人得知他最终会怎样
  “早上好,大家,今天也是充满希望的一天呢”
  狛枝的确是准时来了,看上去也没有异样,至少没发现自己睡了半个月
  “早……”
  “怎么了,左右田,你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啊!这个!昨天熬夜研究新的机械,没睡好,我去冲杯咖啡!”
  “这种事情让我来就可以了”
  ……
 
  日常生活也没持续多久,谎言终究是谎言
  “奇怪,这个马桶怎么一直续不上水”
  狛枝移开水箱盖,才发现有个防水袋被一条链子连接着侧扳手,因为链子太长卡在进水口,导致水位不够无法停止出水
  “这是什么”
  袋子里面是一个U盘和一张字条
  “留给不幸的自己”
  确认是自己的字迹,狛枝选择查看里面的内容

  “早上好,狛枝,今天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天”

















我来给没看懂的盆友梳理一下\( ̄︶ ̄)/
从日向创发现自己身体出问题以后,就开始准备新世界程序的工作,而狛枝这么聪明肯定也能猜出来部分事情(那个叫推导)于是也给自己留了后手,也就是放在抽水箱的塑料袋子,里面全部都是有关日向创的记忆文件,包括那条开玩笑一样的起床铃声,接受新世界程序前日向创就说过,尽量不要提自己的名字,还是有小概率会触发狛枝的记忆,那么当狛枝发现自己给自己留的文件之后,会暗中调查,最后肯定能得知真相,这要取决于其他人员对狛枝的说法,也许狛枝相信了日向创还活着的事实,也许陷入了失去希望的痛苦,进行了百分百的那场自杀,这些都要看你们怎么想了,大概还会有别的结局吧

公主创和七个矮枝(下)

不好意思我咕了
自己都没想到(下)篇这么长
我看来是挺长的
是的!
剧情依然很沙雕
ooc依然很严重
私设依然很多
注意!有v3人物出场,一丢丢的王最
好了甜文我写完了
下次应该是刀了(兴奋的搓搓手)
欢迎捉虫和提问!
因为我在一些自己想表达的方面依然不足
没问题
请下滑




天还没亮,日向创早已经因平日习惯起得很早,此时刚做好早餐,又无奈于没有事情可以做,盯着一盘水果发呆
  “要不要叫醒他们呢……”
  “公主,早上好……”
  一个睡得迷迷糊糊的狛枝经过大厅,在看到日向创百无聊赖的样子和闻到早餐的香气之后多少了解到了情况
  “公主不介意的话,可以随意拿取水果,只是……”
  “神麽(什么)”
  这句话对于同样拥有定时吃水果习惯的日向创简直是恩准一般的存在,所以话还没有说完,某个水果表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坑
  “只是担心公主不喜这种水果而已,毕竟比不上皇宫里供应的的那样鲜嫩可口”
  “我觉得很好吃啊”
  这个狛枝看着已经迫不及待吃成一只仓鼠的公主,暗自在心底发笑
  “公主喜欢便好,我去把其他人叫醒”
  “嗯……”
  好像有点困,奇怪了,明明才醒了不久
  “祝你好梦,公主”

  “小六你可真狡猾啊”
  “你知道那个水果有安眠作用的吧”
  “你可是最清楚的呢”
  “我已经想过提醒公主的,可是她还是那么不长心呢”
  才不是我提醒慢了
  “一定是临时改口了这家伙”
  “不要这样说嘛,大家不都是想要这个结果吗”
  “是啊……已经很久没接触过公主了”
  狛枝们围在日向创的床边,似乎在决定什么很严肃的事情
  “确定了吗?是会睡三天的果实?”
  “没错了”
  “那就失礼了,公主”
  狛枝们默契的黏在睡着的日向创身边,远远望去就像她躺在一片白绒绒里,在看着很和谐的场景中开始了一段无论做什么事都尽量和日向创堆在一起的生活,嘛,不过第二天晚上就被打断了
  你个傻枝,睡上三天的效果可是仅限于矮人啊!你的聪明被七个自己瓜分了吗!

  “公主,早上好,今天的行程已经安排好了”
白发的少年站在落地窗前,阳光透过玻璃投射在少年身上,令他充满温暖而让人安心的气息
  “今天也要学习处理国政吗?希望不要太多,我可吃不消”
  日向创一边抱怨着,把床旁挂着的假发带上进行整理
  “已经尽量减少公主的负担了,还请公主为了国家继续努力”
  少年走上前来帮她捋了一下额前的发丝,语气里的笑意不难察觉
  “你这家伙一口一个公主还叫习惯了是吧”
  毫无礼仪可言的瞪了他一眼,日向创拍掉了他的手
  “真是抱歉呢王子殿下,谁叫巫女扬言这个国家如果是王子诞生就要给国民下诅咒呢”
  “照我说那个巫女一定是哪根筋搭错了,这么破的理由”
  “是是……快点开始吃早餐吧公主,行程很紧哦”
  假装翻了翻手上的文件,少年嘴上催促,眼底的宠溺怕是他自己都没察觉
 
  “唔……”
  感到呼吸困难的狛枝努力睁开了眼睛,发现四处一片黑,而且自己还无法挪动头部
  “狛枝……”
  听到这个近在耳边的声音,狛枝就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可是日向创此时一个用力,差点没让他直接去世
  再勒我脖子我真要当场去世给你看
  感觉到对方松手了,某枝疯狂扭动身体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不经意瞄了一眼发现眼前的是公主的91cm
  他刚刚是不是死在这种幸福会比较好
  压根没有让他多想的余地,他又觉得有双手环过他的肩膀把他抱住
  “好久不见了,狛枝”
  你想起来了
  一时之间,狛枝不知道该回答他什么好
  “我希望你回来”
  出乎意料的什么都没有问,擅自原谅了所有
  不问吗?
  你所持有的疑问
 
  “奇怪了,我为什么会准许让创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七海千秋,作为皇室暗处的棋子,因为在外面出现的次数不多,因此当年并没有被江之岛盯上,而常年陪伴公主在外抛头露面的狛枝凪斗被作为绝望的开端施下了本人都不知道的诅咒,如同传染病一样传染全国,刚巧七海出外躲过了这次不幸,而那个或真或假的公主原本是江之岛理想中留下来同化成绝望的人选,所以理所当然要作为一个正常人品味国家和国民一同堕落的绝望
  看到皇后清醒过来,七海捧着准许出外的申请书带着慰藉的笑容退回自己的工作间
 
  “小七,不对哦”
  “我也想要公主抱”
  “公主可抱不动你”
  狛枝们早就醒来了,此时争先恐后往日向创身上扑,一大团的棉花球一样淹没了他,头发上面挂了一个,肩膀上粘了一个,手上抱了一个,裙子上更是一窝在那里扑腾
  “要命啊”
  即使场面一度非常混乱,但他还是没忘记正事
  “跟我回去好不好,狛枝”
  “公主,像我这样的人,回去的话会玷污这个国家的希望,我不希望那样的事情发生”
  “你担心诅咒的话,我回去帮你找到方法接触它”
  “不要……”
  “相信我”
  一片浅茶色中含有的坚定和自信,实在让狛枝难以说出拒绝的话
  “如果到时候知道了结果,不要勉强自己”
 
  “公主,你准备出门?”
  “嗯,出门处理点事”
  “是要处理邻国女巫的事吗?”
  “是这样没错,你怎么知道?”
  “邻国的猎人已经将她抓住了,而且送信过来说打扰我们这么久很抱歉”
  “女巫呢”
  “在我们的地牢里面”
  “我要去看看”
  “关于狛枝的事已经问过了,本人说了,诅咒已经发生是无法改变的”
  “可恶啊!!!”
  “公主还要去看下吗?”
  “去”
  七海不好再说什么,点头示意日向创跟上去
 
  日向创依旧不死心透过铁栏杆将里面那个很沉默的江之岛盾子用眼神扫射多遍,又问了几个问题,一副失望的样子走了出去
  “总感觉这个江之岛有点奇怪”
  “性格方面吗?”
  “嗯,据我们收集的资料里,江之岛应该是喜怒哀乐反复无常而且没有耐性才对,这个太过于沉默反而不太对劲”
  日向创单手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可以的话,我想返回江之岛之前的居住地看一下,可以安排一下吗?七海”
  “没问题”
 
  “没有照片……真的没有亲人之类的?”
  “吾友,真是令人意外的相逢,汝也是来此地修炼的吗?”
  “不……我在调查这里的人员出入,事关重要……”
   “吾的魔眼曾洞察这里的过去,充满邪恶与黑暗”
  “你看到了什么”
  “吾曾看见黑色头发的少女与粉色的恶魔进行了灵魂对换,罪孽沉重,即便是有着冰之魔王称号的我也无法承受”
  “这么说,真的江之岛盾子还在外面”
  “未来之事吾帮不了”
  “谢谢你田中,帮大忙了”
  “区区小事”
  “公主,前日有新的仆人”
  七海提醒了一句
  “遭了,快回去”

  结果不言而喻,江之岛盾子是被抓住了,但是还是那句话
  “诅咒已经发生时无法改变的”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
  “也许别的女巫有办法”
  “女巫,女巫,顶尖的女巫……魔法师……秘密子”
 
  又是一顿奔波
  “你说那个白毛啊,我已经把方法告诉他了啊,只要被所爱的人从一到最后依次亲吻一遍就可以解开诅咒了”
  “诶?”
  “他不会这么久还没找到喜欢的人吧,真是可怜”
  “不是,是要亲吻哪里”
  “额头就可以了,哈?”
  秘密子回答完后突然愣住了,若有所思盯了她一会
  “打扰了,谢谢”
  盯得让他不好意思仓促告别了

  “日向君,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可以了”
  连同平日假称谓都不用了,七海指向森林那个地方
  “帮大忙了七海”
  “是我的荣幸”
  “还有,谢谢”

  “怎么让我父皇母后答应呢”
  日向创,一国公主,现在一点优雅都没有的趴在名叫小木屋的城堡的阳台上,思考人生大事
  “公主,我准备好了,准备出发吧”
  身后狛枝提着一个行李箱,简简单单一件侍从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却提升了几个档次
  就是有点窄
  日向创不着痕迹的暗中吐槽一句
  “毕竟是很久以前的衣服了,身体有点增长难免的”
  狛枝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直接点破那点小心思
  “公主想好了吗?您的终身大事”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在烦恼啊!你这家伙不要这么悠闲啊!起码有点烦恼的样子啊!”
  近乎抓狂的公主扯着侍从的的衣领来回摇晃,而那个侍从笑容不变任由他胡闹,不难看出两人早已习惯这种相处方式
  “你这家伙不会是早就已经想好了对策吧!”
  日向创立刻反应过来,抓着衣领又一阵摇晃
  “跟父皇母后说一下,不出所料应该不会拒绝,他们两个可是看着我们一起长大的,接下来只要从邻国的欺诈商人那里买一个假的身份就可以瞒过臣民了”
  “那个叫王马小吉的人,好像是出价很高但是可以做出与其身份匹配的场面,很适合一次性的欺诈”
  “没错哦”
  “但是我听说价格很高来着,你要自己出吗?”
  “这些年我经常到各国游历,途中有很多意外之财呢,再说了,我之前可是公主请求父皇母后将流浪的我带回宫里生活,所以这个做法很合适不是吗?”
    “我……”
  很生气但是拿这个人无可奈何
  反正都是自找的

  和所有童话故事一样,公主和王子(当然是假的王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还没完呢
  “这什么啊!”
  看完剧本的日向创直接将剧本摔在地上,而后追问
  “谁写的剧本啊!我觉得好蠢啊”
  不仅仅是蠢,还很神经质
  “你这个愚民不要对着我大呼小叫,这是腐川冬子写的,是她自己说这种事情就应该让她这个文学少女来做”
  “不是我质疑她的能力,而是这种好像借鉴了某个故事不说,它的逻辑也不太对啊!比如为什么小矮人的小木屋实际上是间城堡!”
  “叽叽喳喳的吵死了,也不想想是哪一堆人在我发挥灵感的时候挤在我身边乱出主意,我可是大发慈悲的满足他们的要求了,你说的那个问题可是我把白毛的能力考虑进去的!,该不满的是我才对吧,对吧,十神大人”
  一脸睡眠不足的腐川驳回日向的控诉,在十神旁边打了一个哈欠,接着说道
  “原本设定是白毛出国游历的时候无意赢下来的,但是完结才发现没地方讲述,索性略过了”
  “还有江之岛那个诅咒的破理由……”
  “情节需要”
  “还有关于狛枝像传染源一样的诅咒,为什么其他人之间不会传染以及我的记忆和所有人的记忆怎么就有关联了”
  “设定是白毛作为诅咒的媒介,才可以传染,其他人身上没有这个诅咒所以只能当受害者不能当凶手,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没事,至于记忆,理所当然主角联系一切”
  感觉哪里不太对但是又说不出来
  眼看超高校级的文学少女快要被问得也许下一刻就会打喷嚏变成灭族者翔的情况,日向创一肚子问题暂时撤了回去
  然后就不意外听到左右田角落的碎碎念
  “要不要告诉心友,女身变男身是因为我提了一句‘会伤男人的尊严’才改的剧情,但是我觉得我会有生命危险”
  “诶?那我让她加上埋胸这个情节也会被揍吗!”
  花村辉辉突然也反应过来,而且连家乡口音都爆出来了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和狛枝不也正在交往嘛~”
   王马小吉双手放在脑后托着,一脸不在意的说着事实
  “我还是挺喜欢这个身份的,对吧,最原酱~”
  行了,王马,你可别说了,日向前辈怕不是要来掐你了
  意识到没办法改变剧本内容之后,日向创气呼呼的往外走,顺便拖走了一直看戏的狛枝
  全员默默看着这两个人,心里都很一致的想到
  这不是很适合这个角色嘛
 
 

没错,又是我
最后那点小剧场是借用腐川的身份来讲述一些我来不及写进去或者不知道怎么插进去的情节
为了令你们更好理解还有我的一点私心所写,感谢观看到这里!
还有疑问的咱们评论区见ԅ(¯﹃¯ԅ)

公主创与七个矮枝(上)

                      公主创和七个狛矮人

是这样的
文笔挑战的甜文篇
但是我自己完全感受不到甜
如标题所示
借用白雪公主的部分设定和剧情
沙雕
ooc
私设好像也挺多
希望看文愉快
欢迎捉虫











  跟所有童话故事一样,日向创是一名公主,国家繁荣,父母安康,而她也有出色的容貌和骄傲的91cm,总而言之这个国家散发着希望的香气
  咳,然后这一切令邻国崇尚绝望的巫婆江之岛盾子所感到厌倦,然后有一天她发出了预告要杀死邻国的公主日向创
  父母担心这件事情发生,让人将她送进遥远的森林,并且说那里有七个可靠的小矮人可以帮你在森林里生活一段时间
  于是公主创被送到了这个实际上与其他森林没什么区别的森林
  但是似乎他们都忘记告诉她在哪里找到那七个小矮人
  不过公主早就已经习惯不靠谱的父皇母后以及她的国民,想着先休息一下靠在一棵树下拿出了自己准备的便当
  “吱”
  出人意料创公主看到了一只仓鼠出现在自己面前
  “真是奇怪啊,为什么森林会有仓鼠呢?啊……难道是那七个小矮人饲养的?”
  “那是本王的破坏神暗黑四天王”
  “诶?”
  看到一个异色瞳,左手缠着绷带的人裹着一条围巾还穿着两件衣服,这位公主不禁感叹他是如果做到35度的气温穿这么多还不出汗的
  “吾从地狱前来修行,途经此地稍作休息”
  大概听得懂他的意思,看样子不是坏人
  “哦哦,原来如此,那你要吃便当吗?我这里还准备挺充足的”
  “居然不惧怕本王还如此盛情邀请,既然如此吾就接受你的请求”
  “实际上,我在寻找住在这个森林的七个小矮人”
  “这么说的话,吾之前有看到一个小木屋”
  我就知道
  “对了,吾乃田中眼蛇梦,汝的表现不错,吾赐予你盟友的称号”
  啊……这是称为朋友的意思吧
  “天色不早了,我要先走了,你也要小心”
  “吾可是田中眼蛇梦,地狱的使者”
  眼看着他一边笑着往自己国家的方向走,日向创暗自替他抹了一把冷汗
  就那不靠谱的一群人
  也不知道之前积攒的国务是谁搞定的
  没有多想,公主创按照田中的指引来到一间木屋前
  不……这不是小木屋,这特么分明就是一座城堡,还是规模不小那种
  “那个……有人在吗?”
  持有怀疑的态度,公主还是敲了敲门,然后看着七个棉花头陆续探了出来
  “又是谁来到这种破地方”
  “刚刚那个中二病吗?”
  “不是哦,好像是个女生”
  “那不是更不好吗,像我们这种被厄运所缠上的人”
  “还是远离这里比较好哦”
  “森林出口直走左转不要再回来了”
  “让我们在这里腐烂掉就好了”
  七个人一人一句无缝衔接让公主创一句话也插不上
  说别人中二病,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稍微听人说话可以吗!”
  几个人总算停了下来
  “请说”
  “请问你们就是七个小矮人吗?”
  “嗯,一点都没有错”
  “实际上我……”
  “我知道了!就是本国那个被巫婆盯上的公主对吧”
  “是这样没错……”
  不过你们这些人怎么知道的
  “但是很抱歉,我们不能帮到你”
  “像我们这样的人,连希望的垫脚石都无法成为”
  “更别说照顾公主这么高贵的人了”
  “不是,你只要让我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就好了,衣食住行我都可以自己处理”
  “嗯?”
  几个人似乎有点惊讶,总算有人后知后觉把大门打开
  “既然是公主,可不能让人一直站在外面”
  “谢谢”
  日向创此时终于松了一口气,走进这座豪华的“小木屋”
  你说只有小木屋不符合就算了,那几个小矮人很明显也不符合啊!这不就是几个三四岁的孩子吗!
  “你看吧,果然会被吓到的对吧”
  日向创受到了久违的惊吓,一时之间连呆毛都萎了下去
  “正如你所见,实际上我们也是被诅咒的”
  “诶?!”
  “我是……嗯,狛枝,实际上本应死于江之岛盾子的诅咒但得到一位名叫秘密子的魔法师的帮助,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永远成为小孩子的形态了”
  狛枝?总觉得名字有点耳熟
  “原来如此,那既然这样,我们就更应该一起努力度过这个难关啊!我相信一定有人可以解开咒语,对吧”
  “哦哦哦!真不愧是充满希望的公主呢”
  “果然不会向绝望屈服呢”
  “和我们这种垃圾不一样”
  “贬低自己可不是个好习惯呐”
  “要说希望其实也就一般吧,我只是尽职处理国政而已”
  日向创自然的接受了赞赏,一点都不失礼节
  “那么接下来,快要开饭了吧,不要耽误了,快去做吧”
  “很抱歉,公主,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做过饭了”
  日向创已经开始怀疑来这里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们都是出门采摘果实过活的,幸运的是至今吃到的都没有毒性呢”
  “那这里有厨房吗?”
  “有是有,但是许久没有用了”
  “还可以用吗?”
  “柴火还是有的,因为每天都有打扫所以应该是没问题的”
  “那么晚饭就交给我吧!”
  日向创提起手旁的竹篮就准备往外走
  “公主是要干什么?”
  “去看下有没有材料做饭,放心好了,虽然是公主,但是烹饪方面也没有落后哦,食材我也是认识很多的”
  “那还请你带上一位防止迷路和确保安全”
  “嗯”
  日向创入住小木屋第一天,全员有史以来最丰富和正常的一顿饭
  “公主”
  “嗯?”
  其中一位小狛枝在洗着碗,略带试探问了一句话:
  “公主为什么会这么多杂活,按理说您不应该享受下人的服侍吗?”
  “这个啊……我的下人,做事都很鲁莽呢,不管是百姓还是父皇他们,做事都很不着调,一直以来都是七海在处理国政,也是她教会了我这些技能,不过不是全部”
  “花村先生和罪木小姐分别传授了一些烹饪和医疗知识,父皇母后也很精明能干,在我还没有当上公主前,的确是这样没错”
  “公主的意思是?”
  “似乎在我出生后就一直开始变了”
  “……”
  “怎么了?”
  似乎注意到他的发怔,日向创关切的把手掌覆在他的额头上
  “不,没事,我这种人不必公主担心”
  小狛枝有点不自在的躲开那只手,放下了手中的碗,提着刚刚被踩在脚下的小板凳逃掉了
  一群早就帮日向布置好房间的小狛枝缩在角落看戏,此时又在细细碎碎的讨论
  “公主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呢”
  “幸好江之岛的诅咒当初没有影响到她呢”
  “不过呐”
  “果然应该叫王子的吧”
  “公主自己都没给我们说事实还是不要比较好哦”
  “会被讨厌啊……”
  “对哦”
  晚上洗漱好的日向创确定门锁上之后,摘掉那身长到地上的黑色假发,露出深棕色的短发
  “差点热坏了啊”

糊了个挂件给自己玩
指绘真是难啊……
sally真是太可爱可|・ω・`)

酸葡萄效应

酸葡萄机制
文手挑战的随笔
ooc预备!
其实和酸葡萄机制关系不算大
感谢食用√

  修复行动开始了有一段时间了,未来机关 的微妙气氛也持续了近几个月
左右田端着一杯咖啡经过狛枝的座位时,看见那个棉花头在查看手上的文件
[太好了,赶紧走过去好了!]
  “左右田同学,可以稍微等一下吗?”
  “是?”
刚才还面带微笑的左右田突然僵在了原地
  “那个预备学科今天也没在这里吗?”
  “日向君的话去邻市给苗木前辈汇报进度,暂时不回来了”旁边早就完成工作的七海头也不抬沉浸在游戏机里
  “居然让预备学科去汇报,太麻烦苗木前辈了,跑腿这种杂活交给我这种人明明更好……”
  [又来了又来了]
  左右田习以为常离开了现场赶忙将未冷的咖啡给索尼娅桑送过去,忽视若有若无飘荡着莫名其妙的酸味的这块地方,虽然知道狛枝很讨厌预备学科但也不至于每时每刻都强行挑刺吧,而且在跟苗木反映之后,不管处于高层还是低阶他都有所不满
  [到底不满在哪里啊这家伙]
  “预备学科和我这种人待着就好了,非要麻烦充满希望的苗木前辈……”狛枝还在碎碎念,埋头整理文件的小泉好像想起了什么,停下手中的工作提醒道:
  “听说这几日日向君都要在苗木前辈那里住宿,说是商量工作上的事”
  “什么!这太绝望了!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也不可以发生”
   狛枝从座位上“腾”地站了起来,急不可耐的冲了出去,身边的风把桌上的文件吹得散落一地
   “搞什么啊!这家伙!”本来刚要开门的九头龙被吓了一跳,对着消失在大门口的狛枝一阵嘟囔
   “我想,这次他回来之后应该就不会这样了”七海打了个哈欠,抱着游戏机回休息室睡觉去了
  “哈?”

   狛枝毫无疑问准备赶去未来机关的总部,目的是阻止他所认为的最绝望的事件发生
   [可恶]
  只要想到预备学科和苗木君共处一厅,两人挨得很近的讨论工作,粘稠的酸意和苦涩就不自觉充满整个胸腔,偏偏自己无法对这种感觉进行驱散
  是陌生的感觉啊
  这么想到的他,选择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还在列车上
  狛枝似乎变得无事可做了
  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了,那一抹耀眼的光芒还悬挂在空中,狛枝眯了眯眼,很奇怪想到了那个预备学科,是因为他真的太耀眼了吗?
  毫无知觉盯着灰蓝色天空直到双眼开始泛酸,短暂的眩晕让他回过神来然而视线却没有移开,甚至抬起了手伸向那刺眼的光芒
  [想要抓住那抹光芒]

  [想要藏起那种光芒]

  [怎么可能抓得住呢]

  他清楚明白这之间的距离是多么遥不可及,哪里有勇气奢求这一切

  [我在渴望那个预备学科吗?]
 
  无力垂下了右手,对于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产生了抗拒

  “就那种预备学科”
  始终缠绕在舌尖上的那个词带上了意义不明的情感连同狛枝都迷惑了
  不知不觉站在了不熟悉的街头 

  “狛枝?”
  “?”
  回头看到日向创和苗木诚并排走在一起,一片空白的头脑自己躁动起来,眼神无意识地向下移动顿在了日向创的脚踝上
  “啊,这个,没注意到不小心崴到的”
  “预备学科果然只会给前辈添麻烦,上来吧”
  日向创楞了一下,无奈苦笑一下,双手搭上了狛枝的肩膀,稳稳趴在了背上
 
  “狛枝君怎么突然来了”
  “听说这个预备学科要住在充满希望的苗木前辈家里,这么荒唐的事我不允许它发生”
  “……”
  “……”
  苗木和日向沉默对视了一眼,又默默转回了头

  “这么说的话,又要折回去买狛枝的日用品了”
  “不用麻烦苗木前辈这么关照我种垃圾,我和预备学科在酒店过几晚就可以了”
   说罢指向非常凑巧出现在前面的酒店
  “好吧,我陪你们登记吧,等下出来有些事要和你谈”

   酒店旁边的咖啡厅
  “不知道什么是事情劳烦苗木前辈花费宝贵的时间和我这种人说话呢”
  “是这样的,你对日向君有什么看法吗?”
  “那个预备学科?”
   [又是他的事]
  “是……吧,我应该是嫉妒这种人工希望居然被大家所承认和托付信任,我只是对此不满而已,不过我这种废物的想法不用在意的”
  “真的是嫉妒日向君吗?”
  “准确来说,厌恶到不行”
  “不,我想,你应该不是厌恶他”
  苗木想到刚刚背起日向君的狛枝眼里几乎要溢出的满足,就肯定打出了言弹
  “是不是你搞错了,苗木前辈”
  “实际上那种情感我认为你自己是明白的”
  “……”
  “等一下上去的时候给日向君买份晚饭吧,他还没有吃,这几天让他好好休息再回去吧”
   苗木看指点的差不多了,又提醒狛枝一遍,赶着回去整理工作资料

 结果狛枝提着一盒饭回到酒店的时候,日向君膝盖上放着一台手提,头斜靠在墙上睡得香甜,只好把饭放在桌上之后,坐在日向君的旁边,正要拿走手提的时候,下意识翻看了一下里面的文档,看到任务列表几乎一大半都是日向创申请帮他完成的
  难于言语的怪异感漫上心头,一时之间狛枝分不清是哪种感觉,慌乱的想合上手提放到一边
“狛枝?”
  当然是不出所料惊醒了日向
“给你买了饭,吃吧”
  生硬的把饭塞进他怀里,匆忙离开了床边,选择了附近的一把椅子坐下
“狛枝你好像自醒来以后,状态一直不是很好,擅自接下你的工作,打算让你好好休息的,结果好像起了反作用呢”
多少都察觉的出来日向创自己动手移开了手提,一脸的内疚令他想条件反射嘲讽这个预备学科又说不出口
“喜欢吧”
“啊?”
“被我这种人喜欢上很恶心吧”
“不,倒不如说有点开心”
这回轮到狛枝诧异了,缓缓抬起低着的头才发现日向的脸上不正常的潮红
“过来吧,狛枝”
对着口口声声讨厌的人,听到这句话他却无法抵抗向他走去
“我也喜欢你”
无法预料得到日向创会捧着他的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某个看着稳如狗的超高校级的幸运耳尖居然红的发烫

从邻市回来之后,出乎所有人意料,往常的搞事王竟然开始认认真真的工作没有冷嘲热讽预备学科,两人难得和睦相处,唯一没有变的是左右田依然每天被叫住一次
“左右田同学,你知道日向君中午去哪了吗?”
 
“左右田同学,你知道日向君喜欢什么牌子的咖啡吗?”

“左右田同学,日向君是不是生气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左右田同学,能不能帮我个忙?”

“左右田同学……”

[好了为什么狛枝变的更烦了,日向君每天中午例行报告,对咖啡牌子不挑剔,生气了,因为你黏了整整一天还是在他工作很忙的时候,不,我不想帮忙,关于那个全方位自动拍照这种东西做出来在你手上肯定没好用处,我求求你了别再烦我好吗?] 
全员对此情此景都深感满意,除了左右田

滤镜大法好
糊了一只创
果然爆肝对我来说是修身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