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童今天有稿子了吗

开学之后从低产变成难产,会不定期更新

医生创×病人枝(5)

日常ooc灵感
虽然说了休息但是不更完心里不太舒畅
貌似刷了大半日狛的屏幕,总觉得要说句对不起
可能这一话就有了刀子
对于不擅长写刀的人应该不会捅得你们很疼
嘛……
送上正文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一个男生可爱呢!给我向狛枝道歉啊!]
  这个念头立刻被主人否定掉了
  差点就破口而出的道歉及时被狛枝的一句话怼了回去
  “日向君,今天的话,可以跟你讲讲我的事哦”
  “会不会太勉强?”
  [要慢慢引导]
  本着这样的想法,日向也这么做了
  “那,说说你对自己的看法”
  “我?只不过是个腐烂的不可回收垃圾而已哦”
  “啊不……不如先说说为什么这样说称呼自己”
  “那当然是因为我的确很废啦,总是深陷不幸当中,如果只有我遭遇不幸那当然没问题,可是啊……我的不幸总是牵扯到别人呢……”
  狛枝说到这里,眼中的光渐渐暗淡
  “那,有幸运的事吗?比如抽奖中头奖之类的?”
  “有是有……但是,这种幸运是用不幸换取的,即使中了国外旅行的奖飞机也经常出事,所到的地方也总是遭受灾难,自己得到的一切都背负着别人的不幸,这种幸运……这样的我……不死掉的话,肯定会连累到充满希望的各位”
  “相对应的不幸与幸运吗……”
  “所以啊,遇见日向君大概是我最幸运的事了,那与之对应的应该就是我的死亡了,那真是斯巴拉西啊!”
  “你对斯巴拉西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嗯?”
  “我是说,这样的话,减少出门不久会安稳一点了吗?”
  “实际上,就算在家,也经常会被各种充满希望的天才误入我家里,像是被追杀逃进来的国际密警之类的……然后在我面前被本来要射死我的子弹反弹到钢化玻璃上穿透镜子让他头脑开了花,如果我死了那就不会损失人才了……”
  “那种想法,是不对的!”
日向打出了言弹,哦不,日向反驳了他的话
  “你有没有想过别的做法呢?你觉得不幸是自己带去的,那么想办法弥补怎么样?用你的幸运所得重建毁坏的地方,给流连失所的人寻找安身的地方,给予死去的人一束白菊,这些都可以的,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可以找我充当你的顾问哦”
  日向用那独有的温柔笑容以示相信,抬起了手揉了揉那一团看起来软绵绵的头发
  “谢谢你,日向君”
  “不用哦”
  “?”
  “朋友之间不需要道歉的哟”
  “那我……可以让我抱下日向君吗?”紧张不安的语气让他毫无抵抗力
  “没问题”
  [治疗进入结束阶段]
  日向充分了解自己的用处要到结尾了,嘴角在狛枝看不到的地方翘起,而后逐渐趋回平线
  [稍微有点难过……]
  “好了好了,快吃早餐啦,不然又要凉了”
 
  “准备结束了……”七海站在屏幕前,检查着仪器是否正常工作
  “狛枝君……总感觉很可怜呢”
  索妮娅双手放在身前交叉握紧
  “只要不让他知道真相就可以了”九头龙头撇到一边,皱着眉头提醒到
  “万一……我是说万一他知道了……”左右田有点欲言又止
  “不可以哦,那样日向君的心血就白费了”
  小泉也有些不确定的否定
  “大家继续等下事情的发展吧,那样才能更好明白接下来要做什么”七海的话让一伙重新把注意力放到屏幕上
 
  “狛枝,可以的话,停止休学吧,尝试回学校是康复的第一步”
  两人靠在沙发上一起看着《黑白熊的最大最恶事件》
  “既然是你说的,那我怎么敢说不”
  “我相信着狛枝的哦,我说过的吧,遇到困难可以回来找我,但是我经常要出去做研究呢,用电话和我说吧”
  “唔……”
  [错觉吗?感觉他有点委屈]
  “唔噗噗噗,真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大家呢,这次也完美解决了呐”
  黑白熊一脸享受的捂着嘴宣布结果,此时主角一行人刚破解了三人死亡的案件
  “我就说吧,希望是不会被绝望打败的”
  “是呢”

  不久后,日向结束了对狛枝的治疗,目送他离去之后,九头龙手机上的日向松了一口气
  “日向君,该回去了,时间快到了”
  “是呢,谢谢你提醒,七海”
  “这是个麻烦的家伙呢,明知道自己身体像是在腐烂一样还不轻不重的说这种话,真是恶心呢”西园寺寄子一如既往的恶言相对
  “这次真的很谢谢大家配合我这么久,回去学校的话还请好好照顾狛枝”
  “与其担心那家伙,不如先担心你自己吧”九头龙没好气的批评他
  “是是……”
 
是自己太敏感了吗?好像一切都太顺利了?明明77期的大家还特意给自己举办了欢迎会,大部分人都没有怪责自己的不幸,日向君也经常接收他的电话给他建议,但是,总觉得太奇怪了
  因为,自那以后,他再也没和日向有过现实里的见面
  即使偶尔日向接了他的视频通话,在狛枝看到他的位置在附近的时候马上赶过去也总是见不到人,附近的人也说没见到这个人
  “日向君,我想见你一面”
  “对不起啊,我这边准备上课了”
  又是拒绝,每次都有不同的理由拒绝
  [你讨厌我了吗?]
  狛枝日常膨起的头发这个月不知道蔫了多少次,大写的失落几乎天天挂在脸上
  “喂喂喂,心友的心血好像还是白费了,为什么那家伙总是一脸失落的样子?”
  左右田?心友?
  “要和日向君再说明一下吗?”
  边古山问道
  “还是说其实是吃不饱?”终里接着上句
  “我这个大厨做的量绝对够的哦”花村辉辉略微表示了不满
  “可能是锻炼不够?”贰大开始摩拳擦掌
  “你们的讨论越来越离谱了啊!”左右田试图扳回主题
  “许是异界之物附身于尔等脆弱的灵魂之上”
  “会……会不会是生病了?抱歉!如果我说的话太多余了我现在就消失!”
  等了久久听不到想要的答案的狛枝终于忍不住冲了出去
  “日向君到底怎么了”
  [牙白!]
  全体受到了打击,宛如当场都被天雷轰炸到了
  “啊啊啊……我还有机械要修……得赶紧回去”
  “抱!抱歉!我还有病人要回去照顾!对……对对对对……对不起!!!”
  “啊哈,我肚子又饿了,花村,我们去做烧烤吧哈哈哈哈……”
  “肚子……肚子又疼了,我要去上大的了!”
  “要上课了……我要回教室了,边古,走吧”
  “大家……还是说清楚吧……”七海放下“game over”字样的游戏机
  “果然吗……”
  空气渐渐凝固,变得浑浊粘稠,令人觉得呼吸都不顺畅,狛枝意识到什么,一颗心仿佛被深深抓住被人用无法抵抗的力气缓慢往下压
  “日向君他……怎么了”
  因为缺乏水分,说出来的话干巴巴的毫无生气,一丝喑哑从中流露
  “准确的来说,日向君他……已经死了……在……两年前……”


还是想说下,之前日向把狛枝救上来那一段的方法参考了一下百度,方法应该是对的,希望没有误导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