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童今天有稿子了吗

开学之后从低产变成难产,会不定期更新

医生创×病人枝

完结撒花!
不是BE!!!
我是不是把捅的不够深?
日常ooc
写完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因为写到后面我自己都有点绝望了
我觉得我扳回来了!
绝望的原因是因为我无意识开了新坑!
恶魔创×吸血枝
对不起!
希望看文开心



  墨绿色的瞳孔下意识收缩成一点,大脑一片发白,思维已经乱成了一团
  “骗人的吧……日向君昨天才刚和我通过话,如果两年前就死掉了,怎么可能帮我治疗……”
  “对不起……狛枝,是我让他们这么做的……”
  九头龙的手机传来了日向君的声音,知道瞒不住事情的九头龙几分钟前给日向君发送了短信,让他通过网络将数据体传送了过来
  “那现在这个日向君……”
  “只是个AI而已”
  “啊……啊哈哈哈哈……这就是我的不幸吗!为什么……为什么要在给予我希望之后又夺走他!我这种人本来……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啊!”
  [哭?哭了?]
  一行人向来都是看到狛枝的嘴角淌着笑意,即使是在那段很低落的时间也不曾见过他皱过眉头,如此不温不火的狛枝哭了?
  “死掉……死掉就好了啊!”
  “赶快阻止他啊!”
  狛枝抽出随手携带的小刀瞄准自己心脏的那一刻,日向AI赶紧叫醒了失神的所有人
  “对不住了”边古一个手刀敲在了狛枝的后颈上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狛枝想起自己看的[黑白熊最大最恶]临近结尾的画面
  代表着希望的主角被送去绝望刑场的场景
  [希望也会被绝望打败的吗?]
  谁知道呢
 
  “好冷……”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但他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冰库,而且他被捆绑在一张椅子上面,黑暗中一台电脑散发着荧白色的光,听到狛枝的声音,一个人像显示在电脑上
  “日向君”
  “嗯”
  “是个AI吧……”
  “真遗憾呢,就是这样”
  “那么,现在呢,要干什么”
  “怎么说呢……我认为不跟你坦白的话,有点良心过不去呢”
  日向AI不好意思的用食指划了几下脸
  “真是懂得欺负我呢”
  “事实上,我的本体是在两年前的飞机失事里死亡的,一架要飞去藏王雾凇的飞机,你应该记得吧”
  “两年前……是我乘坐的那架……”
  “是哦,就是你所乘坐的那架,飞机坠落后明明是一片雪地,可是呐,你的幸运居然让你活了下来,真是了不起的才能呢”
  说完还一副十分羡慕的样子
  “不要说了……是我……是我害死了日向君……”
  “可是即使这样,我这个被自己本人复制的数据体做成的AI重新看见你之后,从77期的朋友们知道死因之后,还一如既往的帮助休学多年的你呢”
  日向AI似乎对自己的言语非常满意的笑了一声
  “话说我和77期生是因为学校交换生才接触的,那个时候听说你从开学就在休学这么很吃惊来着,因为我是心理方面的殊多贡献才来到这里的,听说狛枝你不断自杀时,一直都很想帮你的,可是你经常不在家呐?”
  “真是可惜,直到我出事都帮不上你,但是被大家保留下来的我因为想要完成自己的热心使命,跟大家说了要帮助你的事,这就是你被推进我的诊所的原由哦,当然啦,进去诊所开始的全部互动,都是我们由数据体进行的哟!这就是为什么我死亡了还能给你治疗的缘故哦”
  “因为你从开学就没有来学校,看到同班同学做我的助手时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 
  “怪不得你会在那个时候让我暂停休学……”
  坐在椅子上的狛枝已经开始附和着日向AI的话,看起来已经无所谓了
  [真是进人绝望的事实]
  不过在这个寒冷的地方呆了这么久,我的意识不太清楚了,也好,早点死掉去给日向君赔罪吧
  然而接下来,日向AI开始了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自言自语
  “诶?真不愧是日向君,这么快就要把我消灭掉了嘛?难得我帮你解释清楚事情经过哦~”
  屏幕上突然闪动了几下,画面一度变得模糊,两个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起着争执
  “就算你不帮我解释也完全没问题,用我的模型说这些刺激狛枝的话很有意思吗!”
  “哎呀哎呀,生气了吗?唔噗噗噗,要被完全清除出去了~哈~真是令人愉悦的绝望呢”
  “结束了!江之岛盾子”
  狛枝有点迷茫的看着画面重新恢复正常,日向君的人像重新显现
  “真是对不起啊狛枝,虽然事情的确是江之岛说的那样,但是不要放在心上,帮助你是我所想做的事”
  “日向……君?”
  “是我”
  “刚刚怎么了?”
  “听到你还会追问我就放心了,补充解释一下吧,两年前作为普通的心理医生的我为了和77期的优秀学生进行交流,答应了你们学校帮助他们进行一个实验的调试”
  “就是如今我们用的数据体的程序调试,因为那个时候里面的精神系的调控还不够完善,数据体的情感类总会有缺陷,我就是进入系统修复这个问题”
  “然后江之岛病毒被我检查了出来,但是那个时候这个病毒的权限比我要大,一不小心被她入侵到了我的数据体,还被传送到了我的身体,万不得已我只能被迫带上飞机找苗木前辈求助,结果飞机就凑巧出事了,因为担心我体内的病毒在坠机后有泄露的可能,所以我被迫喝下了一瓶毒药”
  “虽然尸体是被77期的大家找到了并秘密运了回来,但是从随身被携带的我身上得到的信息也无法救回自己”
  “毒药……”
  狛枝不甘心的回想自己的知道的信息,妄想救回日向
  “嗯?”
  “是忌村前辈制作的毒药吗?”
  “是?你怎么会知道?”
  “那天我实际上是去取药的,本来是想要帮罪木拿假死药进行解剖缝补的练习,结果拿到了真的毒药了呢…… ”
  “这么说来……”
  “日向君还活着!”狛枝一个激动踢翻了一块木板
  “你踢到我啦”
  “诶?”
  “旁边装的可是我啊”
  “日日日日日……日向君?!”
“你别那么激动啊……”
  “我要以死谢罪啊!!!!”
  日向知道这个信息欢脱的告诉了大家,一行人立刻从冰库外面冲了进来

  “假死了两年之多还存活是个奇迹啊啊啊啊!!!!”
  不知道谁先扑到日向还没醒来的身体上,立刻就被狛枝推开了
  “日向君还很虚弱的,都不许扑到他身上!”
  “真是的,你吃什么醋啊……我的心可是索妮娅小姐的……”
  “好啦好啦,我出去就是了”
  被狛枝不满的小眼神盯久的左右田委屈的离开房间
  随后大家都相继离开准备给日向的苏醒做庆祝
  因为日向很快就醒了,第一眼就看到狛枝无聊的卷着自己的呆毛
  “住手啊……”
  不要让我一醒来就训人好吗?
  “狛枝,谢谢你”
  “谢我这种人真的没关系吗?”
  “又说这种话了,你看你不是做到了嘛,用你的幸运拯救了我”
  “我做到了?”
  “嗯啊,想要奖励吗?狛枝”
  “我……”
  “就让唯吹我送他们一首新曲吧!!!”
  两人被房外唯吹突如其来的兴奋吓到了,很快就听到了她被医院的护士斥责的声音
  “日向君”
  “想好了?”
  “就让我呆在你身边一辈子好了”
  “笨蛋啊!!!这么羞耻的话你怎么可以这样这么若无其事的说出来啊!”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