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童今天有稿子了吗

开学之后从低产变成难产,会不定期更新

恶魔创×吸血枝(中)

一时写的爽已经ooc
已经和临时加更合并

  “为什么要说出去呢”狛枝轻笑出来,未曾后退半步,脸上的笑意甚至更加灿烂了
  恶魔停下了,他多少察觉到了狛枝的意图
  “渴望我的血液吗……”
  “还不蠢嘛”
  “只是这个条件的话,我可以答应”
  “不然你身上还有其他值得我注意的地方吗”
  这正是日向创想要得到的答案,于是他一松懈,自己的身体就体力不支往狛枝身上倒
  “真是的,面对我这样的人还敢放松警惕,不得不说,你真是蠢得可爱”
  准确接住日向创的狛枝,将手绕到他胸前,沿着颈部前方突出的锁骨缓慢的向上摩挲,最后在光滑的皮肤上停顿转而收回
  “那么,让我参观一下你家吧,日向君”

  [肩膀上面好黏稠]
  日向创不舒服的睁开眼,所见的是自己熟悉的场景
  “我家?……疼!”意识回复之后强烈的痛感如潮水般涌上来逼迫他清醒,条件反射想要抖开翅膀挣扎的时候却被嘶哑着的声音制止了
  “把翅膀收进去”尖锐的齿感和重量暂时从肩膀上消失了
  [已经开始进食了?]
  容不得他再细想,狛枝又催促了他一次
  “嘶——你轻点啊!”背部上的翅膀才刚收回去,狛枝就重新禁锢住他的手臂,肩上的重量再次压了上来,细利的尖牙在伤口上进行了扩张
  太久违了,甘甜温热的血液顺着血管流经喉咙的舒畅与平日腥臭又冰凉的在口腔流淌的糟糕感觉差距明显,很快狛枝就沉迷于盛宴之中了
  直到日向创颤抖着扯了一下他的袖子狛枝才发觉抓着的恶魔差点失血过多身亡
  “不仅弱的可怜,连体质都差到极点了”狛枝遗憾的舔掉了嘴脸沾上的血迹,松开了日向创
  “那是因为我刚才已经失血了一次了”恶魔把右肩被脱掉的一角衣服扯了上来,有气无力的发出抗议
  “以后每三天我来一次,记得准备好充足的血液”
  [我还没饱呢]
  狛枝整理了一下服装,干脆利落的离开了
  日向创有点郁闷,毕竟被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吸血鬼当成食物的经历可是很少发生在恶魔身上的,而且对方比他这个恶魔还要理直气壮
  [虽然我能理解你好久没吃一顿好的,但你也不至于咬的那么深啊]
  想到这里,日向创摸了摸右肩上正在恢复的伤口,愤愤地说道
  “早知道就用翅膀扇你出去,至少要糊你一脸再答应!”
  不过多亏两人的投喂关系,日常的交集开始多了起来,向来不关心外事的恶魔听到了不少关于那只吸血鬼的传闻
  比如什么拥有“幸运”的才能,做事都异常顺利又或者是某希望教教主,拥有教徒上万之类的
  杂七杂八的也不少:怕疼,病娇,偷窃犯及十三岁成为吸血鬼等等或真或假的消息
  [我是不是摊上了一个不得了的家伙?]
  日向创不止一次如此反思
  与此同时狛枝那边正听着教徒汇报日向创的行程
  类似于买了二十盒草饼,又去给谁送信,中途碰到几个吸血鬼,很某个魔法使联机玩游戏,陪工匠友人聊人生什么的
  不,碰到几个吸血鬼才是重点,他怎么可能会与别人分享他的食物呢
  “不过,教主,我们是为了什么去调查这个恶魔?”
  “当然是为了希望了!他是希望的祭品”
  [的确是希望没错,为他补充能量使他更好为优异的大家服务,而大家创造出美好的希望,哪里不对了]
  某希望教教主这么想到,接着又叹了一口气
  “可是现在的希望不够纯粹,还不够绝对啊……”
  “所以要实施那个计划了吗?教主”
  “那是当然的了!为了希望,献上我这条微不足道的性命又何妨”
  某一个教教主亢奋的发言

  为了凸显自己的豪情壮志不是空谈,短短几个月后战争爆发了,各个地区几乎在同一时间爆发,令所有生物措手不及,包括日向
  被战争中的鲜血冲昏头脑的种族不分青白的围堵了日向
  “你们冷静一下!请停止你们的行为!不要再自相残杀了!”
  恶魔一直在躲避不停袭来刀具, 一点都没有爆发的意思
  “宁愿伤害自己也不去反抗的行为太愚蠢了”
  日向身上的伤口逐渐增多,连同周围的生物都能闻出那奇异血液的味道
  “人类的血液?”
  兴奋到颤抖的声音,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表示出了高兴,要知道自从有了[不许为了进食去伤害人类]这条规定之后,许多生物都很久没喝过新鲜的人类血液了
  “诶?!”
  日向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展成什么样了,抽出利刃刺向往常的部位
  “是[骄傲],你的类型是[骄傲],真不符合……”狛枝是第一次看到日向成为真正恶魔的场景,恶魔的犄角在短时间增长一倍之多,平日充盈着笑意的眼眸淡去了感情,嘴角微微下弯,平日里刚好能支撑自己飞行的翅膀此时每一次扑动都能带起身边的石块和尘土,连那个抓不起武器的手现在却将敌人掐着脖子举了起来,是那种蔑视敌人的表情,无可击懈的骄傲
  “为了战争的理由真是无聊……如果是为了你的希望就不应该是这种方式,选择从内心上战胜那些对手吧……”
  又是只听到几句话的狛枝看着战场有了逆转的势头,挑了挑眉,有些期待下面的发展,但是距离太远了,只知道过了挺久,才听到这么一句话
  “创造属于自己的希望,明白的话,仅仅是我的血液当然没问题”
  这下狛枝不乐意了,他的猎物居然要和别人分享?不干!
  没有犹豫就瞬间掳走了日向,留下了尴尬的场面在原地
  “真是的,你就不能有点身为食物的自觉吗!”
  狛枝把不满发泄到了还处于恶魔状态的日向
  “难道仅仅血液还不够吗,那我下次直接献上自己好了”
  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嘲讽还是真的在反思,狛枝瞄了一眼正在恢复成平日大小的日向,把他扛在了肩上
  “伤口!压到我伤口了!”恶魔痛苦的抓了一把狛枝软绵绵的头发才使得狛枝无奈的给他换成了一个公主抱,纵然日向在怀里哼哼唧唧发出抗议,黑心的棉花糖若无其事的无视了,还放出一只小蝙蝠绕着日向转,顺道在他的脖子不轻不重咬了一口
  “你不要太过分了!狛枝!我还是……个……伤员……”
  一如既往累的在狛枝怀里睡着了,急促的呼吸趋于平缓,丝毫不知那只烦人的小蝙蝠在咬过的地方悄咪咪的亲了一口然后在狛枝手上化成了一团黑雾
  “那是因为它喜欢你啊……”曾经小蝙蝠待过的手掌慢慢收紧,仿佛把什么牢牢抓在了手心
  “是希望呢,你逃不掉了,日·向·君”很享受的舔了舔嘴角,一种病态的笑不经意表现在了脸上
 
  “我又睡着了?!”醒来发现不是熟悉场景的恶魔突然炸毛,连忙要站起来却被一股蛮横的力拉扯回去
  [镣铐?]
  “中午好,日向君,感觉好点了吗?”
  狛枝挂着一如往常的笑端着一杯牛奶和几块草饼进来
  “你这是干什么,非法囚禁是犯罪的!”
  “啊呀,这个时候还在担心我吗?日向君?”
  “才不是啊!快点解开这个东西”
  说完举高了戴着镣铐的手,顺带眼神示意同样被限制自由的脚
  “不行哟,你现在是我的了”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血液不是已经定期提供了吗?”
  “那是因为日向君作为一个半恶魔居然能有平息我发起的战争的能力让我很吃惊呢”
  “这场战争?你引起的?”
  “嗯嗯,是哦,为了纯粹的希望啊”
  “这么荒唐的事……”
  “还有一点理由日向君想听吗?”
  “啊?”
  “一旦答应成为我的食物,就不可以被其他生物夺取一分一毫,可是日向君居然说要把自己献给除我以外的生物……”
  狛枝放下手中的银盘,弯下腰俯下身子,双手撑在日向背后的墙,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我不允许哦”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