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童今天有稿子了吗

开学之后从低产变成难产,会不定期更新

BE 重归于空荡

很丧的一个脑洞
不要纠结太多
尝试另一个视角来写
BE无误
感谢阅读
不长,应该说糖和刀子都有

  我不太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的,似乎记得来的时候这里非常空荡,我是被一个棉花糖一样的头发的人在游乐场赢了下来送给了一个喜欢吃草饼的人,我跟随一堆家具来到这里,正是因为他们两人要同居去游乐场庆祝所以我才在这里
  “一只棕熊,跟日向君一样看起来特别蠢呢”
  他这么说着把我塞到棕褐色头发的人怀里
  “跟我这么蠢的人在一起真是难为你了”
  嘴上没好气的回道,把我放正在床头柜上开始整理一箱一箱的杂物
  于是我就在这里成为这里的一个装饰品
  他们两个似乎很忙,每天穿着西装出门,晚上有多时候都是白发先回来而棕褐色发色那位大概深夜才回来
  “未来机关给你的工作太多啦”那朵棉花糖经常这样抱怨
  喜爱草饼那位毫不介意的笑着答道
  “那狛枝让我抱会充会电”
  然后棉花糖一边嘲讽他一边任他将头搭在看起来软棉实际上的确很软棉的白毛上
  再后来,叫狛枝的总是喜欢在日向做饭的时候各种骚扰他,偏偏每次日向都很有感觉,从一开始把他丢出厨房到后来直截了当在厨房干奇怪的事
  我还真的以为两人会这么过上一辈子,不过那又怎么可能,命运之神最喜欢搞破坏了
  日向半夜起床的次数逐渐频繁,并且神情痛苦,拿着一堆药背着狛枝偷偷吃,再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
  “会好起来的……”日向这么说着,重新归于黑暗,躺回狛枝身旁,紧紧抱着棉花糖,我想,那应该是自我安慰吧
  半个月了,果然日向的事没有瞒过狛枝,在家里修养的那段时间,据说是未来机关的同事们都过来看他,使得屋子里极度热闹
  “你这家伙绝对要好起来啊!你还欠我们一顿饭呢!”右眼戴着眼罩的人别扭的鼓励着他
  “是……是的!请日向君好好休息!”
  一个护士服的女生不安的对着手指说道
  “日向君,工作的事就交给我们吧”
  一个背着兔子背包的女生温柔的解除掉日向内心的担忧
  一个鲨鱼牙粉头发的机械师,一个身材庞大又豪气的经理,一个皮肤黝黑而讲义气的体操选手,举止得体的王女,举着四只仓鼠的中二病,恶言相对的舞蹈家和拿着相机的摄影家,看起来很凶边古
  他应该很受人欢迎
  鼓励终归只是鼓励,日向的病情还是恶化了,大家都隐隐约约察觉到寿命的流逝,但是没有人说出来,特别是狛枝
  几乎寸步不离守着日向,恨不得黏在他身上,一副怕人抢走的样子
  “什么超高校级的幸运,真是可笑”
  这大概是他的能力,为什么嘲讽自己的能力?我不解的进行不存在的思考
  时间快进一点的话,大概就是日向的葬礼,我无法移动,唯一得知的是,狛枝拿着一个盒子回来了
  自那以后,他好像变得寂寞了,但还是一如既往的到未来机关上班,回来的话就在房间里面睡觉,有时候一点一点把有关日向的东西搬到他们的卧室里,包括我
  满墙壁都是日向的照片,连天花板都是,他就那样沉默的埋在这留下的微弱的气息里自欺欺人,接下来,连同晚饭一并忽略,只是无神的望着天花板,抱着我,自言自语
  “真是绝望啊……你不在的日子里……”
  如同提线木偶一样,工作,下班,终于不负人心,他和日向一样病倒了,躺在日向曾经躺着的地方,原本已经沉寂下来的房间又被同事们塞满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上次那个背着兔子背包的女孩不知是叹息还是疑惑,最后还是离开了
  这个房子最后也空了,最后一个人也没有了,重新变得空荡荡的,而我,回到了那个当初的床头柜上,没有人再踏足这里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