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童今天有稿子了吗

开学之后从低产变成难产,会不定期更新

设定:身患绝望症的两人

设定:身患绝望症的两人
狛枝症状:撒谎
日向症状:性格反转
日常ooc
真是无药可救的文笔
以及我自己差点飙车
还好及时调转车头刹住了车
我希望你们看得懂|・ω・`)




  “由我来照顾他们,我会努力的!”
听着罪木的话 回想着这次事件的开端,日向创就颇感到头疼
  那只可恶的黑白熊!
  利用绝望症作为自相残杀的动机,让几个人都有危及生命的风险
  再麻烦的还是那家伙
  沉思了很久的日向抬头看着眼前自己动手吃着自己带来的早餐,不禁叹了口气
  “既然日向君呆的这么舒服,那就留下来继续陪我”
  “是是,我这就走”
  无奈的退出房间,轻手轻脚把门关上了
  “啊……真的留下来了……”
  狛枝低着头,一大团棉花糖一样的头发也垂头丧气的耷拉下来
  [明明超想和日向君在一起的]
  不自觉把手覆在日向在餐盘上触碰过的地方,而后放在唇间迟迟没有移开
 
  “好重……唔……而且好烫……”
  清醒过来发现是罪木的日向慌乱的离开床
  “对……对不起!实在是太累了……请你原谅我!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日向一如既往礼貌的原谅了她,离开了这个房间准备去拿早餐给大家
  “是……是我的错觉吗?日向君好像身体有点烫?”
 
  “狛枝,今天的早餐”
  “日向君每天给我送饭真是太多事了,快滚吧”
  “这样的话,狛枝需要我喂你早餐吗?上次面对被绑住的你没有帮到忙,这次不知道可以不可以弥补呢?”
  “诶”
  [为什么幸福来的这么突然?!]
  “啊……啊,当然不可以!这么不幸的事居然会发生在我身上,明天真的不会死掉吗!”
  过于高兴的狛枝完全没有看到日向眼底的愉悦
  “啊……张嘴”
  [需要做到这种程度吗?]
  抱有这样疑惑的狛枝还是乖乖张嘴凑上眼前的勺子
  “啊呀,真是听话呢”回过神来,狛枝后知后觉现在这个右手托着脸斜靠在床头柜的日向君不太对劲
  “发现了吗?真不愧是狛枝呢”
  顶着一脸纯良的笑容,再次送上了一勺,示意他吃下去
  “吃完我就告诉你”
  一边进行吞咽,狛枝紧紧盯着让他难以相信的日向创,明明同样的面貌,还有初阳一样温暖的笑容,现在却好像都变了味一样,尤其是,如同要把他剥光吞下去带有侵略性的眼神
  是……
  [绝望症的关系吗?]
  “我就知道狛枝一定推断得出来”
  放下已经吃空的餐盘,日向双手压住他的肩膀,上半身缓慢朝他的方向逼近,一只腿已经顶在了他的两腿之间
  “面对这样的我,不应该是令人喜欢到恨不得吃干抹净吗”
  [不对啊……他原话不是这样的]
  他这种最烂最差劲最愚蠢又恶劣的人,被充满希望的日向君侵入是他的幸运,但是趁着绝望症这个空档对日向君很不公吧,他是不是应该反抗一下
  “不用担心哦,因为是真实的情感”
  对方已经开始舔舐自己的脖子,而自己空出来的两只手却停留在半空中,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疼……”
  一个清晰的牙印出现在锁骨上面的时候,狛枝下意识喊了出来
  “什么啊,原来你怕疼的吗”
  以往一向举止得体很守规矩又是大家公认的老实人的日向创却是毫不客气在牙印上舔了一口又重重咬了回去
  “绝望症……”
  “是哦,是性格调转的症状”
  “太不专心了,狛枝”
    紧接不满的宣泄,这次被直接压倒在了病床上
  “距离下次罪木来检查还有几个小时,不要浪费了”
  宽松的病服方便的日向的行动,报复性的快速侵略完全没有给狛枝思考的时间
  [既然日向君都这么说了……]
  修长的手毫不犹豫圈住了日向的脖子,接受对方即将给予的热潮
 

“为什么我会觉得腰疼?”
  第二天醒来的日向创手顶着下巴努力回想自己昨天干了什么
  非常肯定脑子一片空白的他在看了一遍时间之后选择去送饭
  “日向君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了对吧”
  本来应该是试探的语气因为生病听起来变成了陈述句一样
  “诶?狛枝你怎么知道?”
  “我也……”
  [果然跟日向君说的一样呢]

  “明天我的病会好起来,所以还请亲爱的狛枝要保密哦”
  那么奇怪的语气真的是……
  太犯规了

  选择隐瞒的狛枝在日向看不到的地方摸着大腿内侧青紫的地方,暗暗说了一声
  [太值了]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