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童今天有稿子了吗

开学之后从低产变成难产,会不定期更新

公主创和七个矮枝(下)

不好意思我咕了
自己都没想到(下)篇这么长
我看来是挺长的
是的!
剧情依然很沙雕
ooc依然很严重
私设依然很多
注意!有v3人物出场,一丢丢的王最
好了甜文我写完了
下次应该是刀了(兴奋的搓搓手)
欢迎捉虫和提问!
因为我在一些自己想表达的方面依然不足
没问题
请下滑




天还没亮,日向创早已经因平日习惯起得很早,此时刚做好早餐,又无奈于没有事情可以做,盯着一盘水果发呆
  “要不要叫醒他们呢……”
  “公主,早上好……”
  一个睡得迷迷糊糊的狛枝经过大厅,在看到日向创百无聊赖的样子和闻到早餐的香气之后多少了解到了情况
  “公主不介意的话,可以随意拿取水果,只是……”
  “神麽(什么)”
  这句话对于同样拥有定时吃水果习惯的日向创简直是恩准一般的存在,所以话还没有说完,某个水果表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小坑
  “只是担心公主不喜这种水果而已,毕竟比不上皇宫里供应的的那样鲜嫩可口”
  “我觉得很好吃啊”
  这个狛枝看着已经迫不及待吃成一只仓鼠的公主,暗自在心底发笑
  “公主喜欢便好,我去把其他人叫醒”
  “嗯……”
  好像有点困,奇怪了,明明才醒了不久
  “祝你好梦,公主”

  “小六你可真狡猾啊”
  “你知道那个水果有安眠作用的吧”
  “你可是最清楚的呢”
  “我已经想过提醒公主的,可是她还是那么不长心呢”
  才不是我提醒慢了
  “一定是临时改口了这家伙”
  “不要这样说嘛,大家不都是想要这个结果吗”
  “是啊……已经很久没接触过公主了”
  狛枝们围在日向创的床边,似乎在决定什么很严肃的事情
  “确定了吗?是会睡三天的果实?”
  “没错了”
  “那就失礼了,公主”
  狛枝们默契的黏在睡着的日向创身边,远远望去就像她躺在一片白绒绒里,在看着很和谐的场景中开始了一段无论做什么事都尽量和日向创堆在一起的生活,嘛,不过第二天晚上就被打断了
  你个傻枝,睡上三天的效果可是仅限于矮人啊!你的聪明被七个自己瓜分了吗!

  “公主,早上好,今天的行程已经安排好了”
白发的少年站在落地窗前,阳光透过玻璃投射在少年身上,令他充满温暖而让人安心的气息
  “今天也要学习处理国政吗?希望不要太多,我可吃不消”
  日向创一边抱怨着,把床旁挂着的假发带上进行整理
  “已经尽量减少公主的负担了,还请公主为了国家继续努力”
  少年走上前来帮她捋了一下额前的发丝,语气里的笑意不难察觉
  “你这家伙一口一个公主还叫习惯了是吧”
  毫无礼仪可言的瞪了他一眼,日向创拍掉了他的手
  “真是抱歉呢王子殿下,谁叫巫女扬言这个国家如果是王子诞生就要给国民下诅咒呢”
  “照我说那个巫女一定是哪根筋搭错了,这么破的理由”
  “是是……快点开始吃早餐吧公主,行程很紧哦”
  假装翻了翻手上的文件,少年嘴上催促,眼底的宠溺怕是他自己都没察觉
 
  “唔……”
  感到呼吸困难的狛枝努力睁开了眼睛,发现四处一片黑,而且自己还无法挪动头部
  “狛枝……”
  听到这个近在耳边的声音,狛枝就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可是日向创此时一个用力,差点没让他直接去世
  再勒我脖子我真要当场去世给你看
  感觉到对方松手了,某枝疯狂扭动身体呼吸到了新鲜空气,不经意瞄了一眼发现眼前的是公主的91cm
  他刚刚是不是死在这种幸福会比较好
  压根没有让他多想的余地,他又觉得有双手环过他的肩膀把他抱住
  “好久不见了,狛枝”
  你想起来了
  一时之间,狛枝不知道该回答他什么好
  “我希望你回来”
  出乎意料的什么都没有问,擅自原谅了所有
  不问吗?
  你所持有的疑问
 
  “奇怪了,我为什么会准许让创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七海千秋,作为皇室暗处的棋子,因为在外面出现的次数不多,因此当年并没有被江之岛盯上,而常年陪伴公主在外抛头露面的狛枝凪斗被作为绝望的开端施下了本人都不知道的诅咒,如同传染病一样传染全国,刚巧七海出外躲过了这次不幸,而那个或真或假的公主原本是江之岛理想中留下来同化成绝望的人选,所以理所当然要作为一个正常人品味国家和国民一同堕落的绝望
  看到皇后清醒过来,七海捧着准许出外的申请书带着慰藉的笑容退回自己的工作间
 
  “小七,不对哦”
  “我也想要公主抱”
  “公主可抱不动你”
  狛枝们早就醒来了,此时争先恐后往日向创身上扑,一大团的棉花球一样淹没了他,头发上面挂了一个,肩膀上粘了一个,手上抱了一个,裙子上更是一窝在那里扑腾
  “要命啊”
  即使场面一度非常混乱,但他还是没忘记正事
  “跟我回去好不好,狛枝”
  “公主,像我这样的人,回去的话会玷污这个国家的希望,我不希望那样的事情发生”
  “你担心诅咒的话,我回去帮你找到方法接触它”
  “不要……”
  “相信我”
  一片浅茶色中含有的坚定和自信,实在让狛枝难以说出拒绝的话
  “如果到时候知道了结果,不要勉强自己”
 
  “公主,你准备出门?”
  “嗯,出门处理点事”
  “是要处理邻国女巫的事吗?”
  “是这样没错,你怎么知道?”
  “邻国的猎人已经将她抓住了,而且送信过来说打扰我们这么久很抱歉”
  “女巫呢”
  “在我们的地牢里面”
  “我要去看看”
  “关于狛枝的事已经问过了,本人说了,诅咒已经发生是无法改变的”
  “可恶啊!!!”
  “公主还要去看下吗?”
  “去”
  七海不好再说什么,点头示意日向创跟上去
 
  日向创依旧不死心透过铁栏杆将里面那个很沉默的江之岛盾子用眼神扫射多遍,又问了几个问题,一副失望的样子走了出去
  “总感觉这个江之岛有点奇怪”
  “性格方面吗?”
  “嗯,据我们收集的资料里,江之岛应该是喜怒哀乐反复无常而且没有耐性才对,这个太过于沉默反而不太对劲”
  日向创单手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可以的话,我想返回江之岛之前的居住地看一下,可以安排一下吗?七海”
  “没问题”
 
  “没有照片……真的没有亲人之类的?”
  “吾友,真是令人意外的相逢,汝也是来此地修炼的吗?”
  “不……我在调查这里的人员出入,事关重要……”
   “吾的魔眼曾洞察这里的过去,充满邪恶与黑暗”
  “你看到了什么”
  “吾曾看见黑色头发的少女与粉色的恶魔进行了灵魂对换,罪孽沉重,即便是有着冰之魔王称号的我也无法承受”
  “这么说,真的江之岛盾子还在外面”
  “未来之事吾帮不了”
  “谢谢你田中,帮大忙了”
  “区区小事”
  “公主,前日有新的仆人”
  七海提醒了一句
  “遭了,快回去”

  结果不言而喻,江之岛盾子是被抓住了,但是还是那句话
  “诅咒已经发生时无法改变的”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
  “也许别的女巫有办法”
  “女巫,女巫,顶尖的女巫……魔法师……秘密子”
 
  又是一顿奔波
  “你说那个白毛啊,我已经把方法告诉他了啊,只要被所爱的人从一到最后依次亲吻一遍就可以解开诅咒了”
  “诶?”
  “他不会这么久还没找到喜欢的人吧,真是可怜”
  “不是,是要亲吻哪里”
  “额头就可以了,哈?”
  秘密子回答完后突然愣住了,若有所思盯了她一会
  “打扰了,谢谢”
  盯得让他不好意思仓促告别了

  “日向君,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可以了”
  连同平日假称谓都不用了,七海指向森林那个地方
  “帮大忙了七海”
  “是我的荣幸”
  “还有,谢谢”

  “怎么让我父皇母后答应呢”
  日向创,一国公主,现在一点优雅都没有的趴在名叫小木屋的城堡的阳台上,思考人生大事
  “公主,我准备好了,准备出发吧”
  身后狛枝提着一个行李箱,简简单单一件侍从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却提升了几个档次
  就是有点窄
  日向创不着痕迹的暗中吐槽一句
  “毕竟是很久以前的衣服了,身体有点增长难免的”
  狛枝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直接点破那点小心思
  “公主想好了吗?您的终身大事”
  “为什么只有我一个在烦恼啊!你这家伙不要这么悠闲啊!起码有点烦恼的样子啊!”
  近乎抓狂的公主扯着侍从的的衣领来回摇晃,而那个侍从笑容不变任由他胡闹,不难看出两人早已习惯这种相处方式
  “你这家伙不会是早就已经想好了对策吧!”
  日向创立刻反应过来,抓着衣领又一阵摇晃
  “跟父皇母后说一下,不出所料应该不会拒绝,他们两个可是看着我们一起长大的,接下来只要从邻国的欺诈商人那里买一个假的身份就可以瞒过臣民了”
  “那个叫王马小吉的人,好像是出价很高但是可以做出与其身份匹配的场面,很适合一次性的欺诈”
  “没错哦”
  “但是我听说价格很高来着,你要自己出吗?”
  “这些年我经常到各国游历,途中有很多意外之财呢,再说了,我之前可是公主请求父皇母后将流浪的我带回宫里生活,所以这个做法很合适不是吗?”
    “我……”
  很生气但是拿这个人无可奈何
  反正都是自找的

  和所有童话故事一样,公主和王子(当然是假的王子)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还没完呢
  “这什么啊!”
  看完剧本的日向创直接将剧本摔在地上,而后追问
  “谁写的剧本啊!我觉得好蠢啊”
  不仅仅是蠢,还很神经质
  “你这个愚民不要对着我大呼小叫,这是腐川冬子写的,是她自己说这种事情就应该让她这个文学少女来做”
  “不是我质疑她的能力,而是这种好像借鉴了某个故事不说,它的逻辑也不太对啊!比如为什么小矮人的小木屋实际上是间城堡!”
  “叽叽喳喳的吵死了,也不想想是哪一堆人在我发挥灵感的时候挤在我身边乱出主意,我可是大发慈悲的满足他们的要求了,你说的那个问题可是我把白毛的能力考虑进去的!,该不满的是我才对吧,对吧,十神大人”
  一脸睡眠不足的腐川驳回日向的控诉,在十神旁边打了一个哈欠,接着说道
  “原本设定是白毛出国游历的时候无意赢下来的,但是完结才发现没地方讲述,索性略过了”
  “还有江之岛那个诅咒的破理由……”
  “情节需要”
  “还有关于狛枝像传染源一样的诅咒,为什么其他人之间不会传染以及我的记忆和所有人的记忆怎么就有关联了”
  “设定是白毛作为诅咒的媒介,才可以传染,其他人身上没有这个诅咒所以只能当受害者不能当凶手,这也是为什么有人没事,至于记忆,理所当然主角联系一切”
  感觉哪里不太对但是又说不出来
  眼看超高校级的文学少女快要被问得也许下一刻就会打喷嚏变成灭族者翔的情况,日向创一肚子问题暂时撤了回去
  然后就不意外听到左右田角落的碎碎念
  “要不要告诉心友,女身变男身是因为我提了一句‘会伤男人的尊严’才改的剧情,但是我觉得我会有生命危险”
  “诶?那我让她加上埋胸这个情节也会被揍吗!”
  花村辉辉突然也反应过来,而且连家乡口音都爆出来了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你和狛枝不也正在交往嘛~”
   王马小吉双手放在脑后托着,一脸不在意的说着事实
  “我还是挺喜欢这个身份的,对吧,最原酱~”
  行了,王马,你可别说了,日向前辈怕不是要来掐你了
  意识到没办法改变剧本内容之后,日向创气呼呼的往外走,顺便拖走了一直看戏的狛枝
  全员默默看着这两个人,心里都很一致的想到
  这不是很适合这个角色嘛
 
 

没错,又是我
最后那点小剧场是借用腐川的身份来讲述一些我来不及写进去或者不知道怎么插进去的情节
为了令你们更好理解还有我的一点私心所写,感谢观看到这里!
还有疑问的咱们评论区见ԅ(¯﹃¯ԅ)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