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童今天有稿子了吗

开学之后从低产变成难产,会不定期更新

酸葡萄效应

酸葡萄机制
文手挑战的随笔
ooc预备!
其实和酸葡萄机制关系不算大
感谢食用√

  修复行动开始了有一段时间了,未来机关 的微妙气氛也持续了近几个月
左右田端着一杯咖啡经过狛枝的座位时,看见那个棉花头在查看手上的文件
[太好了,赶紧走过去好了!]
  “左右田同学,可以稍微等一下吗?”
  “是?”
刚才还面带微笑的左右田突然僵在了原地
  “那个预备学科今天也没在这里吗?”
  “日向君的话去邻市给苗木前辈汇报进度,暂时不回来了”旁边早就完成工作的七海头也不抬沉浸在游戏机里
  “居然让预备学科去汇报,太麻烦苗木前辈了,跑腿这种杂活交给我这种人明明更好……”
  [又来了又来了]
  左右田习以为常离开了现场赶忙将未冷的咖啡给索尼娅桑送过去,忽视若有若无飘荡着莫名其妙的酸味的这块地方,虽然知道狛枝很讨厌预备学科但也不至于每时每刻都强行挑刺吧,而且在跟苗木反映之后,不管处于高层还是低阶他都有所不满
  [到底不满在哪里啊这家伙]
  “预备学科和我这种人待着就好了,非要麻烦充满希望的苗木前辈……”狛枝还在碎碎念,埋头整理文件的小泉好像想起了什么,停下手中的工作提醒道:
  “听说这几日日向君都要在苗木前辈那里住宿,说是商量工作上的事”
  “什么!这太绝望了!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也不可以发生”
   狛枝从座位上“腾”地站了起来,急不可耐的冲了出去,身边的风把桌上的文件吹得散落一地
   “搞什么啊!这家伙!”本来刚要开门的九头龙被吓了一跳,对着消失在大门口的狛枝一阵嘟囔
   “我想,这次他回来之后应该就不会这样了”七海打了个哈欠,抱着游戏机回休息室睡觉去了
  “哈?”

   狛枝毫无疑问准备赶去未来机关的总部,目的是阻止他所认为的最绝望的事件发生
   [可恶]
  只要想到预备学科和苗木君共处一厅,两人挨得很近的讨论工作,粘稠的酸意和苦涩就不自觉充满整个胸腔,偏偏自己无法对这种感觉进行驱散
  是陌生的感觉啊
  这么想到的他,选择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还在列车上
  狛枝似乎变得无事可做了
  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了,那一抹耀眼的光芒还悬挂在空中,狛枝眯了眯眼,很奇怪想到了那个预备学科,是因为他真的太耀眼了吗?
  毫无知觉盯着灰蓝色天空直到双眼开始泛酸,短暂的眩晕让他回过神来然而视线却没有移开,甚至抬起了手伸向那刺眼的光芒
  [想要抓住那抹光芒]

  [想要藏起那种光芒]

  [怎么可能抓得住呢]

  他清楚明白这之间的距离是多么遥不可及,哪里有勇气奢求这一切

  [我在渴望那个预备学科吗?]
 
  无力垂下了右手,对于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产生了抗拒

  “就那种预备学科”
  始终缠绕在舌尖上的那个词带上了意义不明的情感连同狛枝都迷惑了
  不知不觉站在了不熟悉的街头 

  “狛枝?”
  “?”
  回头看到日向创和苗木诚并排走在一起,一片空白的头脑自己躁动起来,眼神无意识地向下移动顿在了日向创的脚踝上
  “啊,这个,没注意到不小心崴到的”
  “预备学科果然只会给前辈添麻烦,上来吧”
  日向创楞了一下,无奈苦笑一下,双手搭上了狛枝的肩膀,稳稳趴在了背上
 
  “狛枝君怎么突然来了”
  “听说这个预备学科要住在充满希望的苗木前辈家里,这么荒唐的事我不允许它发生”
  “……”
  “……”
  苗木和日向沉默对视了一眼,又默默转回了头

  “这么说的话,又要折回去买狛枝的日用品了”
  “不用麻烦苗木前辈这么关照我种垃圾,我和预备学科在酒店过几晚就可以了”
   说罢指向非常凑巧出现在前面的酒店
  “好吧,我陪你们登记吧,等下出来有些事要和你谈”

   酒店旁边的咖啡厅
  “不知道什么是事情劳烦苗木前辈花费宝贵的时间和我这种人说话呢”
  “是这样的,你对日向君有什么看法吗?”
  “那个预备学科?”
   [又是他的事]
  “是……吧,我应该是嫉妒这种人工希望居然被大家所承认和托付信任,我只是对此不满而已,不过我这种废物的想法不用在意的”
  “真的是嫉妒日向君吗?”
  “准确来说,厌恶到不行”
  “不,我想,你应该不是厌恶他”
  苗木想到刚刚背起日向君的狛枝眼里几乎要溢出的满足,就肯定打出了言弹
  “是不是你搞错了,苗木前辈”
  “实际上那种情感我认为你自己是明白的”
  “……”
  “等一下上去的时候给日向君买份晚饭吧,他还没有吃,这几天让他好好休息再回去吧”
   苗木看指点的差不多了,又提醒狛枝一遍,赶着回去整理工作资料

 结果狛枝提着一盒饭回到酒店的时候,日向君膝盖上放着一台手提,头斜靠在墙上睡得香甜,只好把饭放在桌上之后,坐在日向君的旁边,正要拿走手提的时候,下意识翻看了一下里面的文档,看到任务列表几乎一大半都是日向创申请帮他完成的
  难于言语的怪异感漫上心头,一时之间狛枝分不清是哪种感觉,慌乱的想合上手提放到一边
“狛枝?”
  当然是不出所料惊醒了日向
“给你买了饭,吃吧”
  生硬的把饭塞进他怀里,匆忙离开了床边,选择了附近的一把椅子坐下
“狛枝你好像自醒来以后,状态一直不是很好,擅自接下你的工作,打算让你好好休息的,结果好像起了反作用呢”
多少都察觉的出来日向创自己动手移开了手提,一脸的内疚令他想条件反射嘲讽这个预备学科又说不出口
“喜欢吧”
“啊?”
“被我这种人喜欢上很恶心吧”
“不,倒不如说有点开心”
这回轮到狛枝诧异了,缓缓抬起低着的头才发现日向的脸上不正常的潮红
“过来吧,狛枝”
对着口口声声讨厌的人,听到这句话他却无法抵抗向他走去
“我也喜欢你”
无法预料得到日向创会捧着他的头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某个看着稳如狗的超高校级的幸运耳尖居然红的发烫

从邻市回来之后,出乎所有人意料,往常的搞事王竟然开始认认真真的工作没有冷嘲热讽预备学科,两人难得和睦相处,唯一没有变的是左右田依然每天被叫住一次
“左右田同学,你知道日向君中午去哪了吗?”
 
“左右田同学,你知道日向君喜欢什么牌子的咖啡吗?”

“左右田同学,日向君是不是生气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左右田同学,能不能帮我个忙?”

“左右田同学……”

[好了为什么狛枝变的更烦了,日向君每天中午例行报告,对咖啡牌子不挑剔,生气了,因为你黏了整整一天还是在他工作很忙的时候,不,我不想帮忙,关于那个全方位自动拍照这种东西做出来在你手上肯定没好用处,我求求你了别再烦我好吗?] 
全员对此情此景都深感满意,除了左右田

评论(1)

热度(57)